都知道 - 都知道 - 知识图谱网站

它它 插画师

波斯细密画 众多画师为它“失明”

2010年上海世博会伊朗馆内展示的顶级波斯挂毯,规格为22×17cm,由100%蚕丝制成,工匠花费了20年的时间、使用放大镜手工精织,每一厘米见方的面积里织进了1200段。(新华网)

伊朗境内波斯波利斯城遗址中的浮雕

□早报记者麦彬彬

在亚洲、非洲和欧洲的交界地带,阿拉伯海、红海、地中海、黑海和里海之间,有这么一块广袤的土地,被称为“五海三洲之地”,占据重要的战略位置。

在人类文明史上,它更是一块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大约5000年前,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诞生了古巴比伦王国,其后的波斯文明、阿拉伯文明、犹太文明、土耳其文明……纷纷孕育出世界文化艺术殿堂里的瑰宝。

它就是西亚。早在古代,伴随着骆驼的铃铛声响与大海里的惊涛骇浪,波斯人与阿拉伯人带着他们的文明,经由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来到中国,来到泉州,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文化足迹,也带回了古老中国文明的精华,在不断碰撞与吸收中发展,将自己的文明发展至新高度。

在奥尔罕·帕穆克的著作《我的名字叫红》中,画师们精心于细密繁杂的绘画,不少人因此视力急剧下降,在那个没有眼镜的年代,成为为画牺牲的“失明者”。如此缜密精细的绘画技法,便是著名的波斯细密画的独到刻画方法。

“在西亚众多的绘画样式中,波斯细密画最为典型,它是东西方文化交流中产生的一种非常特殊的绘画样式。如果让我推荐中亚的艺术,波斯细密画定为首选。”华侨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金程斌说。

源起法老王圣旨里的小画

“波斯细密画,并非起源波斯,它是地中海沿岸各国流传很广的一种古老画种,但波斯人把表现手法推到了极端。”金程斌说。

他介绍,根据美术史学家研究,最早的细密画应产生于埃及,是法老王们下达圣旨、传递信息时,在草纸或羊皮纸上画出的一些密密麻麻的小画,后来在巴比伦、拜占庭等国家的上层社会中也流传着这样的小画,这些画在首饰盒、珠宝箱,甚至徽章上面,起到装饰美化作用。

“7世纪左右,伊朗成为伊斯兰教的中心地区之一,波斯细密画逐渐被用作《古兰经》的边饰图案,以及一些以故事为主题的小型书籍插图,逐渐流行开来。”金程斌介绍,16-17世纪时,波斯细密画达到鼎盛时期。“除了典籍中的故事外,很多细密画是为手抄本的宫廷诗所作的插画,帝王的英雄伟绩、家族肖像以及狩猎活动等题材经常在画中出现。”

发展融入中国工笔绘画因素

1258年,蒙古人征服巴格达,推翻了原来的阿拔斯王朝,建立了伊尔汗王朝,统治伊朗。此后,伊朗与中国之间的联系逐渐密切起来。英国学者劳伦斯·比尼恩曾说:“蒙古人在征服波斯的时候,就已经统治了中国。他们带着中国艺术家一同征战。”

“总体上,在构图、样式、空间观念和书法用笔的特质上,波斯细密画反映了中国绘画的传统。”金程斌介绍,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使得一些来自中国的铜器和丝织品上的图案、母题逐渐被波斯画师们关注和运用,中国画的岩石、山川、云彩以及用线诸画法,总能在当时的波斯细密画中找到蛛丝马迹。

“中国对波斯细密画的影响应该主要是以工笔绘画为重,此外融入了西方和印度绘画等因素,融合融汇,形成了独具风格的波斯细密画。”金程斌说,“波斯细密画发展到鼎盛时期,越趋于采用缜密精细的画法,线描的应用越见明显。而线描是中国造型艺术中的重要因素,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中国毛笔,运用轻缓疾徐的笔触,勾勒出生动而传神的形象,这在不少波斯细密画中均能看到。”

“在波斯细密画中,时常可见十几厘米的画面上表现了数十个不同的人物,而且人物的发丝、眼睛、睫毛、珍珠的反光等都表现得淋漓尽致,有些细节的刻画效果,甚至只有在放大镜下才能看到。”金程斌介绍,画面复杂繁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空间;形象刻画采用缜密精细的技法,既有线的造型,又有面的描绘;对细节刻画一丝不苟,这是细密画最突出的特点。

■文化小标签

●波斯地毯

伊朗高原盛产牛羊毛,具有丰富的地毯原料,至今伊朗仍保持着传统的织毯工艺。

“织毯对于穆斯林来说具有特殊的意义,首先,他们每天至少五次礼拜是在毯子上完成的,也有人将毯子视为接近神灵的天阶;同时织毯又是穆斯林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具,它兼具垫、盖、挂等多项功用,而且穆斯林性喜迁徙,织毯更是便于携带之物。”金程斌介绍,波斯素以优美的地毯著称,带有狩猎图和宫殿园景的波斯手工编织地毯色调鲜明而协调,在后期发展中又将阿拉伯花纹装饰融入其内,使得地毯的面貌更为丰富。

据了解,波斯地毯多以红、黄、蓝等纯度较高的颜色为主调,构图繁密不留空隙,屑小的纹样点缀其间,地毯装饰多用植物花卉、飞禽走兽以及阿拉伯文字构成,有些还在牛羊毛中配以金银丝,显示高贵豪华的风格。

●波斯雕刻艺术

波斯浮雕举世闻名,其最具代表性的浮雕是阿契美尼德王朝和萨珊王朝时期的雕刻。

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雕刻主要是依附于建筑的各种浮雕,在这些雕刻中,帝王击败猛兽是一种常见的题材。“波斯雕刻具有独特的处理手法,精细的刻画与想象的结合、写实的表现与装饰性的结合是其两大特点。”金程斌介绍,在许多波斯雕刻作品的外表都经过精细的打磨,细节塑造非常严密和准确,但用这种方法所表现的动物却常常是通过拼凑不同动物的特征而想象和虚构出来的。

而萨珊王朝,大部分是雕刻在山岩上的摩崖浮雕。“萨珊王朝的摩崖浮雕与阿契美尼德王朝一脉相承,并将这种艺术形式发展到了顶峰,其表现风格以自然主义为主,晚期的作品更居于绘画性的特点。”金程斌介绍,岩石上的雕刻吸收了罗马艺术中高浮雕的技巧,在此基础上又有加上图案化的处理,形成了新波斯帝国特有的风格,而且人物的造型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正面模式,灵活地运用了侧面和更为自由的半侧面的表现。

●伊朗金属工艺

以雕花和镶嵌细工为特征的金属制品是波斯美术的一个重要内容,在世界上享有盛誉,尤其是银器,不仅作为装饰物,而且在日常生活中普遍使用。

“伊朗蕴藏了大量丰富的金属矿藏和各种稀有宝石,这为金属工艺的发展提供了绝好的前提。”金程斌介绍,在波斯萨珊时期,金属工艺的典型代表是以帝王狩猎为主要内容的银盘和以普通民众生活为主要内容的银壶。

“金属工艺上的形象一般是用锤揲和錾刻的方法塑造的,主题形象的轮廓一般是锤出的高浮雕,再用錾刻的方法加工细节,因此这些形象在整个轮廓中就会特别醒目。还有一种比较特殊的工艺,其特点是把独立的铸件焊接在物品上,来达到突起的立体效果,并用金箔来突出这些部分。”金程斌说。

他介绍,在金属工艺的后期发展中,雕刻的内容渐趋丰富,有阿拉伯图案和书法,偶尔也有人物或动物形象,有的器皿本身就制成动物形状或者透雕的形式,在11—12世纪,波斯的透雕和镶嵌工艺的成就十分突出。